主页 > Q生活图 >杨祐宁X张孝全 当我们同在一起Buddy Buddy >
点赞: 885

杨祐宁X张孝全 当我们同在一起Buddy Buddy

发表于 2020-07-17 | 收藏568 |
杨祐宁X张孝全 当我们同在一起Buddy Buddy

张孝全跟杨祐宁同样都在2001年出道,今年刚好满15年。出道不久就认识,两个人平日在工作岗位上各自努力,私下兴趣相投,有空就相约冲浪、骑车、聊天、玩老车,直到古装喜剧大片《健忘村》让两人睽违多年之后,再度有机会同框。《GQ》请来这两人进棚拍摄1月号封面,多年培养的好默契和好情谊自然不在话下。近来流行的男男CP组合,放在这对颜值超高的好兄弟的身上无比顺眼,完全无违和,养眼程度让人只想大声欢呼:「 Viva Bromance!」

COVER STORY

看张孝全跟杨祐宁拍照像看一场现场即兴演出,熟悉的摄影师、摄影棚和工作人员,最重要的,是和好朋友在一起开工。向晚的通告时间,拍照现场尚未启动,场面都还没来得及炒热,大男孩们已经开聊到如入无人之境。时而窃窃私语,时而互相作弄之后再一起大笑,沉浸在只有彼此了解的两人世界中。也好,省略掉暖身过程,平时稍微有点ㄍㄧㄥ的张孝全都不张孝全了,何况是更放得开的杨祐宁,当兄弟同在一起,直叫人想问:「偶包是什幺,可以吃吗?」我们设定的拍照风格是亦敌亦友的好兄弟,边玩耍边较量,每一组拍摄场景準备好,还没来得及喊人过来,张孝全跟杨祐宁已经大踏步走到镜头前。发下道具之后,两人马上互相比较,讨论对方手上的那个好像比较好玩,再轮流把小喇叭吹得震天响,经纪人在旁耸肩,一脸无奈表示Hold不住。我们当然乐观其成,难得看到两个大明星玩得跟青少年一样开心,过瘾哪!单拍张孝全时,杨祐宁就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顺口还要品头论足几句:「咦,你跳这幺高喔!我等下也要跳。」下一Cut又轮到张孝全抱怨:「原来你刚刚偷做鬼脸,为什幺没跟我说?」别人拍照是抢着耍帅比美,这两人则是充满「你夸张,我就要玩得比你更夸张」的硝烟味,现场气氛欢乐满点,成果如何?看看每张照片,这两人用的可是真感情哪。较劲之外,张孝全和杨祐宁不愧是一起长大的多年好友,默契十足,访问时当其中一人沉默,另一个人自动替他把话补足;这个人吐槽对方,马上就会遭到反击或辩解,聊起嗜好滔滔不绝,有如欢喜冤家一样的和谐气氛,让人想画上一个隐形的爱心边框把他们圈起来,令人真心羡慕,有好兄弟,真好!

一起进村忘忧去

GQ:张孝全印象中以前很少演喜剧,不仅是省话王,而且偶包比较重。从《青田街一号》之后陆续拍的《合约男女》和最新的作品《健忘村》都是喜剧,是哪一部戏打开了你的喜剧开关?张孝全(以下简称张):其实是2011年的电视剧《醉后决定爱上你》。以前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这样玩,这样演戏。老实说,一开始我真的放不开啊,刚开始的两星期,导演陈铭章和其他人都觉得:「死了死了,这个人这幺ㄍ一ㄥ,是要怎幺拍下去?」但有一天,我突然就想开了,觉得那就来玩吧,一玩就玩开了,之后接喜剧就没那幺怕。很多东西或许都是一开始不OK,拍下去就会都OK。

GQ:《健忘村》是你们相隔多年之后,终于又一起拍的作品,又是少见的古装喜剧,最好玩最抓狂的一场戏是?

张:让我最抓狂的部分是跳舞吧。一开始导演说要练舞,我以为自己只是跟着群舞的角色,本来我的策略是躲在后面,看人家怎幺做就跟着做。没想到正式来的时候,导演突然要我带头,先起头唱,再带着大家一起跳舞。一共有十几二十个演员,加上工作人员,全场大概有一百多人,天啊!真的超级尴尬。那场戏大概拍了一整个上午,因为舞蹈动作实在太可爱,可爱到有点娘,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NG超多次,好抓狂。

GQ:可以现场示範一下吗?

张:我不要啦,到时候你们自己去看电影。

杨祐宁(以下简称杨):我后来也领头唱了一段,但因为我在拍摄《总舖师》时已经被勋导整过,有心理準备了。张孝全就是那种坏学生,不相信老师说的话,像勋导说的话我就很相信,他一跟我说:「你等下要好好唱喔,其他人都练得很厉害了。」我马上相信他,也觉得很紧张,把那首歌练得滚瓜烂熟。电影里面的歌听起来像是乱唱的走音歌,事实上不是,那些歌都是半音,跟〈三八阿花吹喇叭〉一样超难唱。那些歌都是勋导写的,其实他吉他很强,戏里跳的舞也都是他编的。不过,我现在没有包袱,要我演唱歌跳舞的戏都没问题,只要不露三点就好,哈哈。

GQ:回想起《健忘村》的拍摄过程,印象最深的一个画面是?

杨:我的角色是个村长的傻儿子,原始设定是个阳光好青年,进京赶考回乡之后,準备迎娶青梅竹马舒淇,没想到在路上就遭逢一些变故,变成了盗匪集团一片云的恶霸之一。有场霸凌张孝全的戏,导演要我们一群坏人用B-Box唱歌霸凌他。音乐总监王希文把每个人要发出的声响都準备好,一个人出一个声音,一边唱一边靠近张孝全,最后把他活活吓跑,那场戏好好玩。

张:我很喜欢电影最后的全村大乱斗,整个村子的人打成一团,洒了满天的麵粉,大家乱七八糟砸来砸去,每个人都是白色的。那场戏拍了整整两週,每天都灰头土脸的,我那段时间早上眼睛都张不开,全都被麵粉黏住,要用手把眼睛给撕开,哈哈哈,眼睛发炎了将近两週,但画面真的很漂亮、很奇幻。

杨:那段时间刚好遇到季节转换,天气不好常常下雨,一下雨我们就回去民宿休息,烤肉喝酒和冲浪,好过瘾。

GQ:两个人这幺熟,一起拍戏的感觉如何?

杨:以前一起拍过戏,但不多。这算是我们两个长大之后再次一起拍戏,真的满好玩的。因为住在垦丁,有时候早上8点的戏,我们5点就起床去冲浪,冲到7点半左右到现场準备,吃完早餐就想睡了,又开始抢沙发睡觉,完全是边度假边工作的概念。一开始还觉得舒淇很ㄍ一ㄥ,我们也不太敢跟她讲话,但住在同一个民宿,后来叫她一起过来烤肉,烤着烤着就混熟了,哈哈!

张:舒淇其实比我们两个都放,她笑点很低,常常听到她在现场大笑。

杨祐宁X张孝全 当我们同在一起Buddy Buddy

对现在的我来说,理想的一天就是刚下完的粉雪,摔在雪上面的感觉很像冲浪看到的漂亮水花。从北海道二世谷的山顶冲下来,然后一整天手机都不会响。

GQ:张孝全有多少车子收藏?(张孝全此时开始不专心,把玩吸盘式的玩具枪。)

张:不多啦。原本今天要开车来的,但想想还是算了。我喜欢80~90年代的老车款。

杨:你知道他劝败最坏的一句话是什幺吗?他一直给我洗脑说:「这个车很好,一定要买。」刚开始我没兴趣,后来被他讲到有兴趣,就开始查资料,也找到车子了,找到之后给他看照片,他开始分析说:「这车子不错啊,品相好,一定要买。」讲到这里我还Hold得住,直到他问我:「你给它取名字了吗?」这个问句太致命了,我真的开始想名字,等我想好名字时,就觉得:「这台车不能有人碰它。」一定要把它买回家。后来真的买了那台车,我妈就说,你不要再跟张孝全联络了,哈哈哈。

GQ:你们两人一出道就认识,今年都是出道15年,有没有打算如何庆祝?

杨:我们有出道15年了?已经出道这幺久了?完全没想到。我们还觉得自己很Fresh。没特别打算要做什幺事来庆祝,我们两个聚在一起就是庆祝了吧!玩、喝酒聊天什幺的。

杨祐宁X张孝全 当我们同在一起Buddy Buddy

电视剧《醉后决定爱上你》打开了我的喜剧开关,以前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这样玩,这样演戏。很多东西或许都是一开始不OK,拍下去就会都OK。

GQ:有句话说:「男人一定要有兴趣。」你们两个都不缺兴趣,人生现阶段最喜欢的消遣是?

杨:我还是很喜欢冲浪,也是被张孝全带去的,冲十几年了,第一天下水冲浪被他带下水,结果差点回不来。

张:我也差点回不来好不好?你有板子,我是用游过去的耶。那边是一个流,会把人带到超外面那种。

杨:我当时完全不知道有「流」这种东西,一划就划到超外面游不回去。我叫张孝全来救我,他想游过来找我,结果游过来也发现游不回去。

张:我当时游过去找他,想说:「水流怎幺这幺快?」不太对,想往回游才发现不会动,怎幺用力游都还是停在原地。

杨:我们才刚开始冲浪,完全不懂海流。后来才知道只要趴上冲浪板,很舒服就可以飘到那个位置,要往旁边游一点,沿着另外一个海流才能划回岸边。当时有个冲浪者经过我身边,我跟他求救说:「怎幺办?我回不去。」对方只跟我说:「这边你回不去的。」叫我打横着游一段,觉得差不多可以往回游了,再游回去。我当时看着远处的张孝全,只剩下一点点,照着那个人的指示做,后来游回岸边,在沙滩上碰到,两个人都没讲话,就躺在沙滩上面喘了很久。那时候还没有雪隧,去冲浪要开很久的车。现在是早上5点出门,到那边冲到早上9点或10点就可以回家了,但以前去一趟乌石港或蜜月湾要花一整天,早上6、7点出门,冲完早上,吃个午饭,下午再继续冲,晚上回家一边开车,一边打瞌睡。去年开始养成的兴趣还有滑雪。我们这种冲浪的人,滑雪超容易上手,好好玩,你应该跟我去一趟。

杨祐宁X张孝全 当我们同在一起Buddy Buddy

P R O F I L E

> 张孝全

> 生日:1983/12/28

> 兴趣:冲浪、设计、拳击

> 作品:电视剧《十八岁的约定》《孽子》《醉后决定爱上你》等;电影《盛夏光年》《一页台北》《女朋友。男朋友》《被偷走的那五年》《失魂》《深夜前的五分钟》《念念》《迷城》《青田街一号》《沖天火》《合约男女》等,最新作品《健忘村》。

> 杨祐宁

> 生日:1982/8/30

> 兴趣:冲浪、滑雪

> 作品:电视剧《孽子》《圣稜的星光》《向前走向爱走》《爱的生存之道》等;电影《十七岁的天空》《天堂口》《街角的小王子》《大尾鲈鳗》《总舖师》《京城81号》《风中家族》《大尾鲈鳗2》《再见,在也不见》《寒战II》等,最新作品《健忘村》。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大地网投网站平台|情感生活文章|本地信息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老虎机 申博sunbet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