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管生活 >脸盲是先天还是后天? >
点赞: 361

脸盲是先天还是后天?

发表于 2020-08-01 | 收藏265 |

脸盲是先天还是后天?

过去十年来的研究,让我们得以理解,这种失调症也有先天的形式,被称为「发展性脸孔失认症」(developmental prosopagnosia)。由于它是与生俱来的问题,因此往往未被注意,甚至连孩子本身也没有察觉。通常是发生了一些意外事件,才让缺乏面部辨识能力的问题曝光。

例如,一名五岁男童在托儿所里咬了经常欺负他的另一名男童,不过,当他受到托儿所教职员的责罚时,他却无法肯定自己咬的是否就时常欺负他的人。又或是,一名六岁女童在热闹的商店里和母亲走散了,开始问每一个路过身边的女性是否是她的母亲。

二〇〇三年,一篇论文总结了目前的最新研究,将发展性脸孔失认症形容为「相当罕见的情况」。依目前估计,大约有百分之二的人对面孔辨识有困难,达到需接受脸盲症诊疗的程度。网际网路在此扮演了重要角色。美国哈佛大学与英国伦敦学院大学共同架设了这个主题的相关网站(www.faceblind.org),从发现自己有类似症状的人当中,搜集到出乎预期数量的回应。研究人员与这些人联繫,并从研究中发现:许多发展性脸孔失认症的案例,他们的其他家族成员也有同样的问题。这显示可能有遗传因素会选择性地阻断脸部的记忆。

发展性脸孔失认症或许有助于釐清几个关于自闭症的面向,因为被诊断具有自闭症的人,也有辨识面孔的问题,并且会用较不寻常的方式观察人脸。两者彼此相关是毋庸置疑的,问题是:究竟是什幺样的关联?是否自闭症的儿童有辨识面孔的问题,因此缺乏重要的社交联繫工具,以至于更加重他们自闭症的情况?抑或是反过来,因为他们社会取向(social orientation)的缺乏,以至于他们在面部辨识能力关键期受到的刺激不足,所以无法顺利发展?

对于可以正常辨识面孔的人来说,很难想像没有这种能力的人的世界。我们在一定的程度上会自动记住人的面孔。它发生在无意识中,而且由于它的机能如此强大,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毫不费力就看出画家朱佩赛.阿尔钦博多(Guiseppe Arcimboldo, c. 1527-93)着名画作中的脸孔,儘管在这幅画里,图书馆员的脸是由书本所组成,脸孔则是用蔬菜、水果或鱼拼凑而成。患有脸盲症的人,看到这类的画像是全然无能为力,只能看出一堆草莓、苹果和成串的葡萄。

不过,阿尔钦博多还有一幅画名为《蔬菜的画像》(Portrait with Vegetables),又名《蔬果商》(The Green Grocer),可以让毫无辨识面孔困难的人,体验一下具有这种能力障碍的人的世界。我们在当中看到装满了洋葱、胡萝蔔、其他根茎蔬果和菜叶的大碗。不论我们注视这幅画多久,也看不出其中的脸孔。我们经历了暂时性的脸盲。而当我们把这幅画上下反转,图中的脸孔就会立刻浮现。

(图p115)朱佩赛.阿尔钦博多,《蔬菜的画像》(又名《蔬果商》),约一五九〇年。
Source: Giuseppe Arcimboldo, ‘Portrait with Vegetables (The Green Grocer)’, c. 1590

脸盲症有两种主要形式,区别在于视觉刺激处理出错的阶段不一样。「统觉性脸孔失认症」(apperceptive prosopagnosia)的病患,丧失将脸部各个元素统合的能力。这是面部辨识过程中的「早期」缺陷。有这种失调症的病患,无法看出两张照片里的脸孔是否为同一张脸。和皮博士一样,士兵 S 与 a 中尉罹患的必然也是统觉性脸孔失认症。

相反的,「联想性脸孔失认症」(associative prosopagnosia)的病患,可以从不同照片中看出它们是否是同一张脸,却无法把这脸孔与他们记忆中所知的脸孔,以及对这个人的相关认知连结在一起。熟悉的面孔并未从他们的记忆里消失,只是他们无法从记忆里召唤回想出来。

病患与他们认识的人在日常互动时,这两种失调症表现出来的是相同情况。

英国神经学家拉纳(A. J. Larner)从路易斯.卡罗(Lewis Carroll)一八七一年所写的《爱丽丝镜中奇遇》中,爱丽丝与矮胖子[1]会面的那段情节,看出了第二种面部辨识能力失能的初期症状。

爱丽丝与矮胖子进行一段不太愉快的对话后,她觉得自己该走了。

于是她站起身,伸出手。「再会了,有机会下次见!」她尽可能展现出愉快的口气。
「如果我们真的再见到面,我应该也不会认得妳。」矮胖子用不太满意的口气回答,伸出一根手指头和她握手。「妳和其他人长得一模一样。」
「通常是看脸来分辨的。」爱丽丝若有所思地说。
「这就是我要抱怨的。」矮胖子说。「妳的脸就长得跟所有人一样——两个眼睛——这幺的——」(他用大拇指在空中比画它们的位置)「鼻子在中间,嘴巴在下面。总是都长这样。假如说,妳的两个眼睛都长在鼻子的同一边——或是嘴巴长在上面——那也许还有点帮助。」

这里,我们看到一颗蛋在抱怨所有人类的脸孔彼此有多幺相像。

许多年来,脸盲症一直被视为是一种后天的失调症,因为意外——例如中风、脑部缺氧,或是像皮博士一样,在诊断中发现肿瘤——导致脑部受损而造成的。不过,一九七六年之后,逐渐有一些病例出炉,有些脸盲症的人完全诊察不出脑部受损的迹象,也有人从小就有无法辨识脸孔的问题。

认不得脸孔,或者说,「忘记了」认识的脸孔(在旁观者看来是如此),对一个人的社交生活可能产生深远的影响。脸盲症不像色盲或是读写障碍那幺广为人知,因此当尴尬的状况出现时,通常无法靠简单说明这种失调症就能顺利化解。在与这些病患的访谈过程中发现,他们的状况迫使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作出调整。

他们需要面对 的风险是,可能会对着熟识的同事自我介绍,或是加入了一群陌生人的团体,只因为误认他们是熟人。有些人在人群中会惊慌失措,担心自己会与同行的伙伴走失,而且无法再把他们找回来。也有人提到了担心自己到幼儿园里会接错孩子,把别人的小孩接回家。跟某个认识的人擦肩而过却没有打招呼,则会被解读为冷漠或是傲慢。

大部分有脸盲症的人都发展出一套技巧,以避免发生类似的结果。有些人走在街上时,会避免与人有视线接触。有些人在必要情况下,会对每个人都热情打招呼。有时,他们会交代伴侣在遇到任何熟人时,要马上说出对方的名字。有这类情况的人往往会避开社交的场合,因为他们觉得害羞和缺乏安全感。我们无从得知这是他们个性上的特质,还是过往经验所导致的结果。

我们目前对于这种脸盲的症状仍无能为力,既没有治疗的方法,也没有药物可用。专家们多半会建议病患,把重点放在处理它带来的后果,因为许多人倾向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状况,但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第一个被记录在医学文献上的脸盲症病例是在一八四四年,由家庭医师亚瑟.威根(Arthur Wigan)所记录。他建议病人公开自己的状况,相信朋友和家人会对自己展现体谅。到目前为止,这仍是最好的建议。

注释

[1]Humpty Dumpty,英国童谣里长像蛋形的角色,也有译「蛋头先生」。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大地网投网站平台|情感生活文章|本地信息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亚洲第一品牌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