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管生活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对盘问明福细节称不记得‧反贪官被轰选择性失 >
点赞: 440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对盘问明福细节称不记得‧反贪官被轰选择性失

发表于 2020-07-25 | 收藏201 |
皇委会查明福死因‧对盘问明福细节称不记得‧反贪官被轰选择性失(吉隆坡8日讯)反贪会官员阿斯拉夫週二供证时,对于盘问赵明福当晚的多个细节都声称“不记得”,引起皇委会成员们不满,批评他供证态度“反高潮”以及“选择性失忆”。过后,皇委会决定提早休庭,给予他20分钟重新翻阅文件再供证。阿斯拉夫週二出席赵明福案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在执行官阿旺的引导下供证。他表示不记得盘问赵明福的提问内容、不记得赵明福是否获得批准在清单签名,也不记得赵明福处理的财务程序内容。阿斯拉夫的模糊答案让皇委会成员们发出微言,前上诉庭法官昔尔温蒂拉纳丹首先开炮,他说:“这事情才过了2年,你那幺年轻,那幺就忘记了?”休庭让他翻文件再供证前联邦法院法官拿督阿都卡迪苏莱曼也忍不住插嘴,说道:“你不要反高潮,每次讲到重要的部份时就说不记得。皇委会是要证人的协助找出真相,不要一味将手指指向别人。”昔尔温蒂拉纳丹更指阿斯拉夫是选择性失忆,如常讲述过程,但又不记得许多细节。阿斯拉夫解释,赵明福说话的声量很小,而且说话速度缓慢。“我们向他要求网址时,他也是不说话,只是写出网址给我们。”由于在之后的供证过程中,阿斯拉夫仍有多处不记得,冯正仁直接决定提早休庭,让阿斯拉夫以20分钟重新翻阅文件,而且不被允许与他人说话、通电话及传短讯。冯正仁严厉警告说:“你不要和别人说话,或者传短讯,我们可以通过电讯公司查到你的短讯内容,而且我们的摄录机是一直拍着你!”不觉明福情绪紧张阿斯拉夫供证时透露,赵明福接受盘问时眼睛往下看,并没有与他们眼神接触。但他不觉得赵明福当时处于紧张的情绪。赛城医药科学大学学院精神科顾问医生莫哈末哈达询问赵明福当时的脸部表情,阿斯拉夫说:“他没有和我、阿曼有眼神接触,他的眼睛多数往下看。”当时他有没有紧张?“我不见得他紧张,就一般正常状态。”询及赵明福在被问到清单的问题时有无叹息,阿斯拉夫表示没有。持有大马教育文凭(SPM)的阿斯拉夫在反贪会服务5年。他表示,在当天下午6点接获上司凯鲁的电话,要求他回去公司协助同事阿曼盘问证人赵明福。他说,当他进入公司时,赵明福坐在教育中心房间内。后来三人转移到主要会议厅正式进行盘问,赵明福看起来正常。以温和口吻问明福问题他表示,当天他主要的任务是向赵明福鑒定他所签名的文件,并将之标签。他形容,他们当晚展示在赵明福电脑中取出的4份清单(invoice),赵明福坐着的姿态是双手握拳放在桌上,当他在认证文件时重複性上下翻阅文件,过程长达20分钟。阿斯拉夫指出,这20分钟过程中并没打扰赵明福,让他思考;他们也没有以警告的语气对待他,因为他是协助查案的证人。他形容,当晚的盘问气氛一般,就如同现在他接受皇委会盘问的情况一样,以温和的口吻询问赵明福问题。明福承认代捍华签文件阿斯拉夫说,赵明福在同事阿曼的盘问下,承认本身代替斯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在文件上签名。但是,受询及赵明福的签名是否取得欧阳捍华的同意以及赵明福当时如何回答时,阿斯拉夫表示他不记得。非质疑明福只为查捍华他透露,他们发现文件的案头是注明赵明福的名字,赵明福也在信函上签名,但旁边又印上欧阳捍华的印章。他说,他们是对于赵明福签名的举动感到狐疑,因此追问这些文件是否取得欧阳捍华的批准,有关内容是否真正进行。阿斯拉夫强调,他们并非质疑赵明福,只是希望从后者身上调查欧阳捍质疑反贪会把明福当被告皇委会质疑,反贪会是以证人助查的方式传召死者,但在问话过程中,却把对方视为被告,而且身为助理的赵明福获主管授权签名,应该没有问题。不过,阿斯拉夫解释,反贪会是希望从赵明福的口供中,去调查欧阳捍华。阿斯拉夫声称,反贪会是基于赵明福在处理拨款或招标文件时,都代表老闆即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签名,而欧阳捍华仅需盖上印章的行为起疑,并向赵明福问话。他说,许多文件资料显示,一些数额达9000令吉或1万令吉的工程,都未经过招标,直接就批给承包商。还有一些帐单,是通过电邮转寄至赵明福的电邮户口,而这种情况都是不被反贪会允许的。不过,前上诉庭法官昔尔温蒂拉纳丹却嘲讽阿斯拉夫,为何在科技发达的时代,不允许用电邮交涉。事发当晚,阿斯拉夫一共向赵明福盘问32份文件(包括招标函、帐单等)、4个文件夹及4份从死者笔记型电脑摘取的文件。除了要核对文件的签名外,也询问后者是否受欧阳捍华指示,代表后者签署各个文件。证人在反贪会过夜很平常阿斯拉夫声称,证人在反贪会办公室过夜是很平常的事。经常都有证人在结束录供程序后,自动表明他们要留下来过夜的意愿。因此,当晚他看见赵明福躺在沙发上,也自然以为是这样。受询及反贪会是严禁陌生人出入的地方,他说,证人是可以留下来过夜。他说,询问柜台有一个按扭,方便让没有通行证的人士进入办公室範围,否则外面的人是无法进入。惟一般上,都是由柜台人员,或保安开门。否认被困反贪会属禁锢问:如果不熟悉反贪会办公室,那被困在里面的人是否算被禁锢?答:我不同意。问:为甚幺?答:因为有人在柜台处。问:可是,如果当时凌晨4点?答:有保安啊!问:可是你说保安只有在下午及清晨才会在啊。答:我只是不确定保安的轮班时间。冯:怎幺可能不记得,你也经常在那里过夜。答:保安可能在睡觉。无法把自己想像成明福皇委会要求阿斯拉夫把自己想作是赵明福,要他站在赵明福的立场,回想赵明福当的处境,但阿斯拉夫回答称,自己没有类似的经验,无法把自己当作是赵明福。惟冯正仁以此案为例,许多反贪会官员都感到压力,同时成为案件证人的阿斯拉夫,应该有办法联想到赵明福当初以证人身份前往反贪会助查的感受。官员可能涉谋杀有压力阿都卡迪:试着把你自己想作是赵明福,录完口供后,一个人留在那里,没有人理他,等到半夜才看到人,你试着想像,你也是人嘛。答:我没有办法去想像。问:你也是人啊,第一次当证人,来到陌生的环境,被人留在那里……答:(沉默几秒)我不知道,我没有经历过。冯:现在有反贪官员可能涉嫌谋杀赵明福,你没有压力吗?答:有压力。冯:所以你不可能不会回答刚才的问题,你也在面对同样的情况。答:对于这宗案件,很多官员都很有压力。汇报结束不理明福去留阿斯拉夫坦承,根据反贪会正常程序,官员只需完成证人的录供手续后,就等于任务结束。因此,阿斯拉夫在赵明福结束审问后,虽曾要求赵明福在会客室等候下一步指示,惟后者事后是否允许离开,或还要协助调查,也不关他的事。阿斯拉夫说,他已向雪州反贪会调查主任海鲁汇报审查详情,主管会安排后续行动,可能是指示其他官员续盘问,或让他回家。因此,汇报结束后,他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为早上的法庭审讯作準备,随后就到4楼拿报纸,再小睡片刻。问答录一不知证人在做甚幺莫哈末哈达:你不在乎证人的福利?他正在做甚幺?答:我不知道。莫:你试着想像,从12点半至4点半之前,证人会做些甚幺?答:可能在休息。莫:你在自己房间时,可曾想过赵明福?答:汇报结束后,我不再想着他。莫:他可能回家了,也可能在等着?答:我不理会。为明福倒水未察觉精神状况直至凌晨4时45分,阿斯拉夫準备离开办公室时,发现赵明福正躺在沙发上。后者看到他,并向他要了一杯水。“当时他说:‘喂,我要喝水’,语气有礼貌,声量也不大。”阿斯拉夫即前往茶水间,给赵明福倒了一杯水。惟当时,赵明福一直低着头,即使是拿水杯时也未抬头望着他,所以他不知道赵明福的精神状况。问答录二赵明福看似整晚没睡问:当你準备离开时,你看到谁?答:当我离开房间时,赵明福突然叫我。问:他在哪里?答:他正躺在沙发上,当他叫我时,已经坐了起来。问:他看起来,是否很疲累?答:我不知道,他累不累,但他看起来好像整晚没睡。阿都卡迪:你当时没问他,为何还在等?答:没有。问:他的情况如何?答:他说,‘喂,我要喝水’,不过很有礼貌,声量也不大。问:给了水后?答:他一直坐着,拿水时也没有抬头看我,喝完了就把杯交回给我。问:他的面貌?答:我站在他侧边,看不见。冯正仁:你只是任由他在那里?你叫他在那里等候,自己却回房间?答:海鲁会安排下一步的指示。冯:可是,你不是叫他等你?答:我叫他坐在沙发等一下。冯:这不是等吗?答:是。冯:这是你们对待证人的方式?你觉得这是否公平?你叫他等你,但你却走开,而且还兜路回房间,不见他。根据程序,你不是应该再见他,通知他可能再等一下,待会将有其他官员给予指示?答:(默不出声)问答录三没通知明福下一步指示冯正仁:你是否有告诉海鲁,赵明福还在等。答:有。冯:这是官员对待证人的方式?工作做完了就算?录完口供,叫他等一下,之后就不说关你的事?答:的确是这样。莫:谁有责任通知赵明福下一步指示?答:应该是我。莫:你不觉得自己有错?你的工作其实根本没做完。这是你们对待证人,一个人的方式?答:不是的,我们汇报了,主任会安排下一个官员跟进。莫:所以你不觉得自己有错?答:没有。莫:这种情况经常发生?答:经常。【热点新闻:赵明福坠楼案】‧2011.03.08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大地网投网站平台|情感生活文章|本地信息网站|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APP下载菲律宾